中石油长庆油田启动招标改革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4-3-20 9:17:40

    拉开市场化改革大幕的中石油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国际能源网讯:记者独家获悉,目前,中石油旗下的长庆油田正在就井筒工程进行集中招标,招标已于2月10日开始,预计4月结束。

    而尤为注意的是,长庆油田的此次招标则全权委托了第三方专业机构,公开向全社会竞选施工队伍,竞标信息也将在中国采购与招标网、中国石油招标投标网、中国石油长庆油田分公司网站等平台全面公布。

    事实上,与多年来中石油内部业务招标关系错综复杂的历史惯例不同的是,长庆油田的此轮招标无疑开启了中石油自1998年建立以来的先河,且招标流程及评选组织方式等环节也皆严格执行公正原则。

    两家关注这一招标的石油公司董事长向记者证实,本次长庆油田招标委托了两家代理单位负责,分别为大庆石油建设工程项目招投标代理有限责任公司和国信招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长庆油田自己的人完全没有参与这次招标,如果按照以前的惯例,招标方作为甲方肯定会发挥明显的作用,这次在程序上明显规范了很多。”上述石油公司董事长说。

    上千家公司的角逐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石油董事长周吉平就曾对外释放出这家“巨无霸”即将推行改革的信号,3月14日,以其为组长的中石油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也随即宣布成立。

    而对于中石油这家员工总数超百万,总资产规模近4万亿的大型国有石油公司来说,长庆油田似乎也打响了改革进行的第一枪。

    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2013年长庆油田部署的钻井总数约8000余口,今年执行比例约为3/10,预计钻井总数在2700-3000口左右。而来自长庆油田的招标规定也指出,200万以上金额的项目均需通过公开招标形式进行。此外,相比历史经验,此次招标业务的范围也基本上涵盖了从测录井、钻井工程、完井工程、井下作业等井筒工程建设的全过程。

    而对于竞标企业的要求,长庆油田此次招标的考察指标也包含了作业资质、安全生产资质、设备设施、人员配置及施工经验等多项内容,排除了以往按照经济成分选择竞标者的限制。

    “(这次招标)国有的、民营的和混合所有制的企业都可以公平的参与进来,以前往往是优先给中石油自己的内部队伍,然后再让民企参与,或者全部给中石油内部队伍,然后再由他们决定分包给民企去干,甚至有时候是完全不招标的形式来操作。”知情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事实上,除了在招投标的业务范围及竞标资质等环节破除历史“顽疾”,长庆油田此次组织的评标委员会组成也更为科学。

    记者了解到,此次招标的评选将从中石油专家库中选取多名专业人士组成评标委员会,在针对具体评标项目时,随机抽取人员组成专项评标小组,以保障评委间打分的独立性,此外,投标文件也要求一律封标,随后再当场开标。整个开标、评标过程都将进行录像监控,防止存在舞弊行为。

    中石油这一史无前例的市场化招标也随即招来了上千家公司的角逐,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仅钻井工程一项业务,参与投标的公司就已多达近1200家,最终获得资格的为503家,淘汰率近60%。

    “总体上看,这次招标是中石油推进市场化改革有历史价值的一次活动,相较以往更加公开透明、公平和公正,对于规范油气勘探开发的上游市场具有积极意义,对于真正有实力的民营企业来说是受欢迎的,我们建议和希望未来能够将这种模式积极推广到国内其他的油气田建设招标项目上去。”一家民营石油公司中层管理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改革之踵

    即便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中石油在集团内部三番五次重申推进市场化改革的内容,但对于这家业务繁杂,经营管理战线冗长的超大型央企来说,制约其落实改革政策的阻力仍然很大。

    而与长庆油田此次实行的对全社会公开招标相对应的另一个现实是,在中石油下属油田公司的其它核心区块,暂未因集团层面的改革决心而发生明显变化。

    “集团虽然再三强调了要进行市场化改革,但下面的子公司还是维持着原有的经营思路,这个过程中是脱节的。”知情者说。

    上述知情者透露,即便在中石油对下属企事业单位下发贯彻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推进企业改革发展实践,要求“加快建设集团公司内部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加大资本运营力度,推进资产轻量化”等政策方针后,下属油田子公司则仍有意“排挤外部有竞争力的公司参与作业”。

    “像苏里格和塔里木等区块,一些和中石油签了承包合同的外部公司,因为技术和设备水平有竞争力,提前完成了钻井的工作量,油田公司反而对其进行惩罚,降低承包费用,谁干得好干得快就把谁拉下来。”另一名与中石油存在多年业务的石油公司董事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但这一说法未得到相关油田公司的证实。

    按照中石油与外部石油公司的承包核算模式,以钻井业务为例,中石油将项目总工作量平均至日工作量,并以此计算日均支付费用,而在其内部作业队伍的竞争下,外部石油公司为完成作业量则纷纷开足马力,加大技术和设备投入,但即便如此,其最终却仍不得不面对事倍功半的结果。

    “原因很简单,中石油自己的作业队伍有补助,拖的时间越长补助就越多,系统外的公司要考虑作业成本必须追求效益,系统外的公司效率太高了他们自己的队伍当然不高兴了。”上述石油公司董事长说。

    事实上,在蒋洁敏因腐败案落马后,中石油一贯的大手笔投资风格也就此刹车。多名知情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2014年中石油全年投资总额在原有基础上压缩了500亿元,而这一投资总额的削减也加剧了下属子公司“排挤”外部力量的举措。

    “本来已经减少投资了,下面子公司首先就得考虑满足自己作业队伍的业务,并不是所有的区块都会像长庆油田一样招标,更多的区块根本就不会招标,有些甚至制定一些门槛,首先就把你排除在外。”知情者说。

    而除此以外,虽然此次长庆油田的招标让业内诸多公司眼前一亮,但其背后的真正原因也与自身的经营压力有关。

    “去年冉新权(因腐败案被调查)当总经理时追求产量,一口气打了8000多口井,一下上了那么多作业队伍,现在集团压缩资金,长庆油田搞不下去了才不得不拿出来对外招标。”上述知情者说,“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个好的开始,中石油推进市场化改革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还得看它接下来有多大的决心。”